国际贸易的重要性

博客 2020-06-05 阅读:19

全部展开

保罗克鲁格曼:《战略性贸易政策和新国际经济学》(文海等),美国著名经济学家、麻省理工学院经济学教授保罗保罗克鲁格曼主编,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和北京大学出版社,2000年版,第31页。[注尾]在全球经济理论界享有很高的声誉。这本书是美国商务部在20世纪80年代初召开的一个研讨会的理论成果。第一版由麻省理工学院于1986年出版,到1995年重印了七次。该书收录了15位经济学家关于国际贸易新理论的12部著作,从不同角度探讨了国际贸易理论的“新观点”。首先,新贸易理论的基本思想,即英国古典经济学家亚当斯密在其代表作《战略性贸易政策和新国际经济学》 (1776)中提出的“绝对优势理论”,可以被视为自由贸易理论的起源。鉴于亚当斯密“区域分工理论”的明显缺陷,大卫李嘉图对其进行了修正,建立了“比较优势理论”,标志着国际贸易理论的重大突破。然而,这一理论仍然不能完全解释国际贸易的机制。1933年,瑞典经济学家赫歇尔和他的学生奥林用“资源禀赋理论”科学地解决了这个问题。战后,国际贸易理论成为俄罗斯的主导理论。(1)战略贸易理论。20世纪80年代初,国际贸易格局发生了巨大变化。事实上,它不再是古典理论所设想的那种交换。例如,资本要素丰富的国家倾向于出口资本密集型产品,拥有熟练劳动力的国家倾向于出口技术密集型产品,而不发达国家则出口原材料等。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特别是在1980年代,虽然各国的技术差异和资源禀赋仍然主要决定着国际贸易的基本模式,但相当一部分国际贸易不能简单地归因于出口国的自然优势。相反,越来越多的贸易来自规模经济和技术创新形成的人为优势。这表明国际贸易形式的历史性变化对经济学家提出了挑战。只有在现有贸易思想的基础上发展一套新的理论,我们才能重新解释国际贸易领域正在发生的巨大变化。20世纪70年代发展起来的工业组织学提出了对寡头的分析。

7a64e58685e5aeb931333233666138

竞争行业的新方法催生了新的国际贸易理论。经典的贸易理论是基于这样的假设,即市场不会偏离“完全竞争”太远。市场上有许多生产商。每个生产商几乎没有权力,也不会试图影响价格或其竞争对手的未来行为。然而,战后发达国家之间产业内贸易和贸易的快速增长表明,完全竞争的假设是不恰当的。现在相当一部分贸易是由大规模生产的优势、积累的经验和通信技术的创新决定的。许多小企业之间的原子竞争很难看到,而少数大企业之间的不完全竞争却无处不在。例如,大型客机市场基本上被两家寡头垄断的航空公司——波音公司和空客公司垄断,两家公司都有能力影响价格。他们采取战略行动来影响竞争对手的行为。古典贸易理论是为了证明自由贸易是最好的。经典理论假设市场竞争是完全的。一个国家在某一行业的比较优势是贸易的根本原因。每个国家由于自身的要素禀赋而参与国际分工。因此,在高度竞争的经济中,“租金”非常小,因此在经济中没有“战略”部门。自由贸易政策是所有国家的最佳选择。在所有国家都支持自由贸易的条件下,每个国家都可以从贸易中受益,一个国家的利益不会以其他国家为代价。自由贸易不是零和游戏。经典理论甚至认为,即使世界上只有一个国家坚持自由贸易原则,所有其他国家都实施贸易保护主义政策,这个国家仍然可以从自由贸易中受益。因此,自由贸易是古典理论的铁律。在产业组织基础上发展起来的新贸易理论对古典贸易理论提出了挑战。新理论不仅继承了古典贸易理论,而且超越了古典贸易理论。它认为,国际分工具有一定程度的历史偶发性,是一个国家特定历史、偶然事件和经济政策的产物,并不完全由各国的资源禀赋差异决定。新理论最重要的创新在于引入了不完全竞争和规模经济,从而使国际贸易理论摆脱了完全竞争假设的束缚。不完全竞争是市场中的普遍现象,完全竞争是特殊情况。在不完全竞争的市场中,工业领域存在规模经济回报增加的现象。这一理论有力地挑战了传统观点,即规模经济的回报在经典贸易理论中是不变的。因为市场竞争是不完全的,“租金”不能因为竞争而完全消失。在一些行业中,资本和劳动力有时比其他行业获得更高的回报,因此在经济中存在“战略”部门。如果政府能够确定这些战略部门,就有可能采取战略性贸易政策。所谓战略性贸易政策,是指政府积极利用补贴或出口激励措施,支持被认为具有规模经济、外部经济或在“不完全竞争”市场中拥有大量“租金”的行业,扩大国内制造商在国际市场中的市场份额,并将外国制造商的超额利润转移给国内制造商,以提高其经济福利,加强其在国际市场中与外国竞争者的战略地位。政府参与国际经济竞争显然会从根本上改变国际贸易的一般规律,因此它被视为一种提高国际竞争力的战略活动。(2)选择战略产业的基本标准。如果经济中存在战略性部门,企业家或经济学家应该如何识别它们?克鲁格曼提出了确定战略部门的两个标准。一是看该部门是否有大量的“租金”,即该部门的资本或劳动力回报率是否特别高。二是看这一部门是否有外部经济,即一个企业的研发活动或经验是否会对其他企业产生技术溢出。然而,由于溢出效应没有市场价格,因此很难衡量战略部门

一旦某些产业被选定为战略产业,政府应采取什么措施来保护这些优先产业的发展?克鲁格曼和詹姆斯布兰德提出了战略贸易政策的几种可能的应用形式。1.以转移利润为目的的补贴。这一战略政策包括利用补贴来加强其在国际市场上与外国竞争者的战略地位。其基本思想是将利润从外国制造商转移到国内制造商。政府补贴可以使国内制造商降低产品成本,从而在有利可图的国际市场上获得更大份额。因为成本补贴迫使外国竞争者削减产量,国内制造商获得额外的利润,这超过了政府补贴的数额,也就是说,制造商的利益超过了纳税人的损失。这表明出口补贴(或生产补贴)提高了国内经济福利。2.保护国内市场。更典型和常用的是国内市场保护政策。在国际贸易实践中,对国内进口竞争产业的保护政策一直是以出口鼓励政策为基础的。保护政策的经典版本是著名的“幼稚产业”理论,该理论由汉密尔顿首先提出,并由李斯特发展和完善。克鲁格曼在1984年提出了一些类似幼稚产业理论的论点。一种观点认为,在规模经济的情况下,随着总产出的增加,边际成本下降,外国制造商无法进入国内市场,这不仅有助于国内制造商占领受保护的国内市场,也使国内制造商能够在出口市场上获利。另一种观点基于“边做边学”的思想,这种思想在结构上类似于边际成本递减的情况。在一个受保护的国内市场,国内制造商比国外竞争对手生产更多、学习更快,其“学习曲线”向下移动。第二,新贸易理论在20世纪80年代初美国兴起的深刻背景下,战略贸易政策理论在美国的兴起并非偶然。首先,它与美国经济形势的深刻变化密切相关。随着欧洲的复兴和日本的崛起,美国逐渐失去了在世界经济中的绝对主导地位。尤其是,日本作为一个经济、技术和金融大国的崛起,已经成为一个在国际竞争中对美国构成更大威胁的经济大国。20世纪80年代,日本的国民生产总值相当于美国的60%。就高科技而言,日本在许多领域明显超过了西欧,对美国构成了巨大挑战。日本的对外贸易以惊人的速度发展。1979年,日本的进出口总额比1955年翻了一番,增加了它在世界贸易总额中的份额,而美国同期从14%下降到12%。[注]方连庆,刘,王,主编.《国民财富的性质及原因的研究》,北京大学出版社1999年版,第一卷,第524页。当时,美国各界担心国际竞争力开始下降。然而,日本和欧洲共同体国家通过政府补贴或保护对高技术产业实施支持政策。结果,在美国就美国是否也应该支持其目标产业展开了一场辩论。欧洲共同体对农产品的长期补贴政策导致美国有时考虑使用补贴或其他优惠政策来敦促其他国家从美国而不是其竞争对手欧洲共同体购买农产品。日本和韩国汽车和家用电器的发展主要得益于政府的产业政策。为了重建美国在世界经济中的绝对优势,美国经济学家开始考虑要么采取对抗性的贸易政策,在政府的保护下发展一些支柱产业,与日本和欧共体竞争,要么对日本和韩国等新兴工业化国家和地区施加政治压力或发起贸易谈判,迫使它们减少国家在经济领域的参与。在这种背景下,里根和布什政府在贸易理论和贸易思想上逐渐背离了自由贸易原则,开始转向所谓的公平贸易和

从那以后,贸易的重要性开始上升。据统计,从1960年到1980年,进出口在美国制造业增加值中的比重增加了一倍多。这表明国际因素对美国经济的重要性日益增加。随着企业竞争从纯粹的国内问题转变为国际问题,贸易政策不再仅仅被视为美国的国内政策,而是成为对外经济政策的一部分。美国对国际贸易的依赖越来越强,增加了国家贸易政策对国内经济变量的影响。贸易政策作为实现国内目标和打击外国企业不公平贸易的一种手段,正变得越来越有吸引力。第三,自20世纪70年代末以来,产业内贸易和发达国家之间的贸易发展迅速。基于比较优势和要素禀赋的传统国际贸易理论一直难以做出合理的解释。这主要表现在发达国家间贸易和产业内贸易的快速发展,对新自由主义经济理论提出了挑战。古典理论的比较优势和新古典理论所支持的要素禀赋理论的解释力被削弱,国际政治经济学需要发展新的分析框架。罗伯特吉尔平认为,“20世纪80年代的各种发展对国际政治经济学的性质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注]罗伯特吉尔平:《战后国际关系史(1945-1995)》(杨玉光等译),经济科学出版社,1989年,第195页。克鲁格曼说得更清楚:“1880年甚至1950年用来解释经济形势的古典自由贸易理论,在1984年已不再适用于解释世界经济。”这在客观上要求理论家们重新思考国际贸易理论,创造新的理论,并对战后特别是20世纪80年代以来的新的国际贸易模式做出科学的解释。在这种背景下,经济学家试图解释战后国际贸易领域中发达国家间贸易和产业内贸易快速增长的新现象,于是一种国际贸易理论的“新观念”出现了,而这种新观念的“核心”是战略贸易政策理论。这一理论的核心是卖方寡头公司在国际贸易和外国投资中日益增长的重要性。这些公司可能会利用越来越多的利润、实践经验和阻碍竞争对手的壁垒来巩固自己的地位。[注]罗伯特吉尔平:《国际关系的政治经济学》,第201页。在国际竞争日益激烈的时代,政府可以代表本国公司实施战略性贸易政策,即通过财政补贴或国内市场保护来增强国际竞争优势,从而将超额利润从外国制造商转移到国内制造商手中。3.理论特征20世纪80年代初,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安排了一系列由美国贸易代表官员以及贸易和产业政策专家参加的会议,传播预先准备的关于当前贸易政策问题的案例材料,希望学者们能够提供与这些问题相关的适当分析框架。许多美国经济学家开始致力于新贸易政策的理论研究,试图为美国实施战略贸易提供理论基础和政策防御。新贸易理论已经成为一个热门的研究领域,战略性贸易政策也成为经济学家和政治学家讨论的热门话题。保罗克鲁格曼编辑的《国际关系的政治经济学》汇集了20世纪80年代美国学者关于战略性贸易政策和新贸易理论的主要研究成果。该书有三个主要特点:首先,无论是经济学家讨论新理论还是发表研究成果,它都反映了美国学术研究的实践传统。可以说,所有这些研究成果都具有极强的现实针对性。他们试图解释战后国际贸易的三个基本事实:第一,战后60%的贸易是在发达国家之间进行的,“南北”贸易超过了“南北”贸易;其次,它解释了产业内贸易快速扩张的原因。第三,它表明,在寡头垄断企业在不完全竞争市场上相互竞争的经济中,政府干预可能改变战略博弈的基本结构,从而为国内企业赢得国际竞争优势,并将超额利润从外国企业转移到国内企业。

许多学者将战后日本在一些重要经济领域的成就归因于日本政府的战略性贸易政策和产业政策。其次,保罗克鲁格曼提出了国际贸易理论的“新思想”,为这本论文集撰写“导言”。他着重提出问题,例如,国际贸易新理论的经济基础是什么?企业家和经济学家如何识别战略产业?政府能否成功实施战略政策?日本的经济成就与其战略政策之间有什么关系?日本的产业政策值得美国效仿吗?假设美国根据新的贸易理论采取更加积极和掠夺性的贸易政策,外国政府将如何反应?等等。文集中的其他14位学者有不同的观点,从不同的角度给出了不同程度的答案。第三,文集没有就新的贸易理论和战略贸易政策达成共识。从政策建议的角度来看,大多数学者不同意美国政府采取战略性贸易政策,也不同意政府对任何特定行业的支持。美国有相当发达的资本市场和劳动力市场。所有生产要素都是高度流动的。市场导向仍然是资源配置的主要手段。市场仍将在引导资本和劳动力向高科技领域转移方面发挥重要作用。因此,学者们建议美国政府对实施干预性产业政策应采取谨慎的态度。一些学者指出,战略政策只有在没有其他更好的政策时才能适用,而且只能是暂时的。尽管很难将战略性贸易政策付诸政策实践,但仅从理论上讲,它侧重于将公司和产业组织理论应用于贸易关系,强调学习曲线、规模经济和外部性,这是对古典和新古典经济理论的重大突破。古典经济理论侧重于解释“南北”贸易,而新理论侧重于解释“南北”贸易。经典理论认为贸易只发生在公司之间,而新理论认为政府和公司有可能合谋攫取“租金”(超额利润)。经典理论假设市场是完全竞争的,“租金”不存在。新理论假设市场竞争是不完全的或垄断的,并且在某些行业中存在大量的“租金”。经典理论假设资本和劳动力不是流动的,比较优势是静态的。新理论假设资本和劳动力是流动的,比较优势是动态的和人为的。克鲁格曼编辑的《战略性贸易政策和新国际经济学》是关于新贸易理论的权威外国文献之一。它正式确立了战略性贸易政策所倡导的政府干预能够最大化经济福利的主张的学术立场。它不仅反映了经济知识的新进步,而且从现实出发合理地解释了战后国际贸易的新模式。

发表评论:

二维码